股票分析软件:洪灏展望2020:“龙头效应”仍将

2020-01-14 20:12:02 182

原标题:洪灏展望2020:“龙头效应”仍将持续

自2017年3月以来,我们对中美经济存在的明确短周期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。这些周期本身根植于经济运行的内在动力。在周期运行的时候,大量经济变量之间同时地、有规律地波动,并在经济运行的轨迹中引起潮起潮落。

基于我们的经济周期理论和量化模型,我们将2017下半年到2019全年以来的市场展望报告依次命名为《再创新高》(2017下半年展望),《无限风光》(2018全年展望),《乱云飞渡》(2018下半年展望) 和《峰回路转》(2019全年展望)。事后看来,中国经济和市场的发展方向与我们周期模型的预测基本一致。

我们的中国经济周期领先指标可能在未来数月开始见顶并放缓。在房地产投资的带动下,该指标在2019年已企稳回暖。我们的领先指标显示,2019年是中国经济周期步入拐点的一年,而股市的整体复苏已反映了这个拐点的发生。2020年将是各国侧重国内事务的一年:美国将忙于总统大选,而中国也将尽力推进结构性改革、维稳经济。但是通胀前景却不是那么确定。

历史上,生猪存栏的下降往往领先生猪价格上涨约6个月。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,非洲猪瘟的爆发对中国的生猪存栏量产生影响。目前中国的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约1.3亿头,接近整个欧盟约1.5亿头的生猪存栏,并几乎是美国猪存栏的两倍。

目前,中国生猪价格的通胀强度与历史峰值水平相当。中国的猪周期通常持续大约三年,其长度与中国经济的短周期基本一致。猪肉通胀的势头将在短期内限制货币政策的选择,降低潜在降息的概率和空间。

图表1:降准对货币条件的影响存在长期的滞后性,尤其是在通胀高企的时候

资料来源:彭博、交银国际

迄今为止,中国的数次降准并未使新增贷款可持续地增长。这是因为降准对货币环境的影响往往滞后,最长可达18个月(图表1)。存款准备金率的变化运行周期大约为3年。2019年初,这个长期领先指标已经开始触底反弹。因此,流动性的宽松终将到来,但我们还需耐心等待,直到通胀压力开始减弱。

尽管中国这轮猪周期引发的通胀压力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加剧,但我们认为通胀的长期趋势仍是在下降的。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一直出人意料地保持中性审慎,其既定的政策目标是使M2增长与名义GDP增长保持一致。

货币供应的增长决定了贷款、投资、经济增长,并最终决定了可支配收入的增长。如果M2的长期增长趋势走低,那么可支配收入增速也将下降(图表2)。因此,只要计算机计算能力指数级增长所带来的生产率提升快于收入增速,一如最近这些年来的情况,那么长期通胀的趋势也应该是下降的。